极速飞艇开奖记录
異地抓捕記

  4月2日,嘉善縣公安局網警大隊大隊長許洪的電話再次打來,略帶沙啞的聲音里,滿是抑制不住的興奮,“抓全了!老窩都一鍋端了!總共抓了48人,主犯無一漏網!”

  對我而言,這個在我肚子里憋了許久的案子,終于可以對外講一講了——

  此前,嘉善警方盯上了一個特大網絡傳播淫穢物品案的幕后團伙,3月初即將收網抓捕。這個團伙,通過一個名為“快樂視播”的APP傳播淫穢視頻,涉案人員遍布全國,嘉善警方總共出動30多路人馬。

  APP的創辦人員是一對夫妻,家在安徽壽縣。我跟著許洪前往壽縣行動。

  這次抓捕,沒有驚心動魄,卻平凡得叫人感慨。2天時間,人間的喜怒哀樂盡在其中。

“快樂視播”APP

  3月11日一早,杭州終于晴天,氣溫回升。我和許洪等人坐火車出發前往安徽,另一組人馬正駕車從嘉善奔赴壽縣。

  車上,他們向我大致介紹了一下案情:2018年12月底,嘉善警方發現有一個名叫“快樂視頻”的APP,有大量淫穢視頻。這個APP無法從手機的應用商場里找到,只能通過二維碼或者特定鏈接才能下載。APP的首頁上有一個按鈕“磁力”,輸入關鍵詞后,便會跳出涉黃視頻,觀看則要付費。充值類型有月費會員40元(前期推廣為29.9元)、季度會員、年度會員及永久會員等。

  “他們用分層級‘拉人頭’的方式去擴散、裂變。這種APP下載擴散的速度非常快,給廣大的網民特別是青少年帶來很不好的影響。”許洪說,用戶注冊成為正式會員后,可以通過分享二維碼或分享鏈接給別人,他人收到分享后若注冊成為會員,其上級即能獲取一定的傭金。短短兩個多月,平臺就有注冊會員7萬余名,其中付費成為正式會員的已有2萬余名,遍布全國。

  裂變速度之快,著實令人咋舌。但警方“捕獵”的速度更快,不到兩個月,便揭開了涉黃網絡平臺中的犯罪分子的層層面紗,鎖定了這個APP的創始人——位于壽縣的江某,他也正是我們此行要抓獲的目標人物。

  一路上,許洪的手機不斷跳出消息,三十幾路人馬不斷在匯報位置、人員動態……火車一路飛馳,許洪無暇欣賞窗外春光,他考慮的,是如何將這個團伙一網打盡。

嫌疑人在家嗎?

  3個多小時后,我們在安徽淮南東站下車。剛一出站,嘉善縣魏塘派出所的民警王喜和王翔沖我們揮手。王喜來淮南已經一周了。負責前期摸排的同志,總是辛苦一些,出門在外幾周乃至幾個月,是常有的事。

  見到“家里”來人,意味著行動即將收網,王喜的臉上洋溢起了久違的笑容。可是緊繃的神經還不能松懈,畢竟離家千里,抓捕是否順利,都是未知數。

商量案情.jpg

商量案情

  一到駐地,許洪這個小組便開始了部署會。下午4點多,另一組開車來的人馬也入住了旅館,加入討論。

  此次要抓捕的主犯,共有3人。一對主創夫妻,丈夫江某、妻子宋某都在壽縣;另一名主犯在成都,是個“推廣高手”,長期從事黑產,行蹤極其不定。

蹲守.jpg

蹲守

  天色很快黑了下來,飯點已到。這里是有名的豆腐之鄉,可抓捕小組的心思卻并不在這上面,匆忙扒了幾口飯。期間,許洪問,“壞人”在家嗎?乍一聽,這個稱呼有些“可愛”,但再一瞧,我笑不出聲了,他們個個面色肅然。

  “再去看一看!”飯畢,抓捕小組決定再去江某家和他妻子家探一探,夫妻倆結婚不久,剛生了一個孩子,晚餐時間,宋某便帶著孩子在娘家,到了晚上再回新房。

探路.jpg

探路

  晚上7點10分,車子開到了目的地,這是一片回遷房,分ABC三個區,路上小車和散步的人都不少。我跟著去小區里“探路”,全程緊張得不敢出聲,他們卻似閑逛,竟有些融入當地百姓。十幾分鐘后,確定了宋某在位于A區的娘家。“走,上車去C區,看看江某。”

  C區不同A區,在一片田埂的邊上,沒有路燈,樓里也都黑漆漆的,入住率不高。這回,我不敢下車了,生怕露出馬腳。他們3人下了車,貼著墻根,隱沒在夜色中。

  江某是個賭徒,王喜蹲守了一周,發現他鮮少出門,就怕被討債的人找到。沒多久后,3人再次回到車上。“他也在家,就怕不開門,還得再想想對策。”

  回到酒店后,他們又進行了一番商量,聯系了其他幾組人馬,得知成都的“壞人”也入住了一家酒店,他們決定在第二天早上統一收網。當夜凌晨,王喜和王翔再次去“摸底”,發現夫妻倆都回到了C區。這讓他們安了心,第二天的收網,預估不太會出岔子。

“物業,開門”

  第二天天一亮,緊張的抓捕行動就開始了。

  7點不到,王喜和其他2名同志就去了江某家蹲守。王喜守在門口,緊貼著門壁,聽著里面的動靜。8點多,屋里終于傳來講話聲,還有拖鞋落地的“啪啪”聲。一陣響動過后,屋內又恢復了靜悄悄。

  死守的計劃可能懸了。方案B立刻啟動。王翔和3位屬地派出所的民警趕到了現場。他們決定假扮物業人員,敲門試試。

  這個賭徒,會害怕債主催債,死活不肯開門嗎?開門后,會持刀反抗嗎?

  等待,有時候就像走高空繩索。明明綁著安全繩,但是不自覺地就會緊張起來。我和許洪守在樓道口,安靜得只聽到手機震動的聲音。時間一分一秒流逝,許洪緊緊攢著手機,任何一條消息提示音,都能把我的脖子拉長——就等待著好消息來報。

  “嗡”,手機又震了!這回是電話——“許大,兩個都在!”我們一口氣沖上了6樓,三步并兩步,門已經開了。

抓捕現場(江某的家).jpg

抓捕現場(江某的家)

  這是個復式房,進門桌上的草莓已經開始腐爛,客廳里坐著江某,膚色白、極瘦,王喜正拿著厚睡衣讓他先穿上。里屋,女警正出示著證件向宋某例行告知。“他怎么搞得?你跟我說下,怎么一進來就抓人了?”宋某手抖得厲害,頭發亂糟糟的,空氣里都是恐懼的味道。

  唯獨3個多月大的奶娃,還趴在床上樂呵地沖陌生人笑。“一會去派出所說,你先給寶寶穿上衣服,外面冷。”抓捕沒有想象中混亂,甚至還帶著些溫度。女警耐心地守著,還幫宋某一起為寶寶換尿布、穿衣服。

  客廳里的其他民警,已經開始幫忙“收拾”屋子。剛當了爸爸的民警王迪順手拿起了嬰兒椅,“這個帶上吧,下午孩子可以睡一覺。”話音未落,另一個民警已經鎖好了樓上的門窗,下樓來問大門鑰匙在哪。

輔警在派出所幫著哄孩子.jpg

輔警在派出所幫著哄孩子

  這忙碌的場景,乍一看,哪里像抓捕?倒有點兒“保姆”的意思——女警抱著奶娃,一晃一晃的,奶娃倒是不哭不鬧,在懷里乖乖的;男民警則扛著嬰兒椅、寶寶用具,跟在后頭……

再出發

  抓捕工作成功落幕,可是后續工作才剛剛開始,我們很快轉移到了當地派出所。固定證據、核實嫌疑人信息、突擊審訊,簡直就是轉戰第二戰場。

  主犯抓捕成功,好消息也接連傳來——成都的“推廣高手”終于落網,其他20多路也都成功收網。這一場全國收網,算是滿載而歸,嫌疑人束手就擒,“快樂視播”被關停。

  可是,淫穢視頻傳播、公民信息泄露、金錢——這些東西仍存在于“灰產”之地。“快樂視播”倒下了,可“灰產世界”還是那個“灰產世界”。

  從江某的口中,許洪他們又得到了新的線索,幫江某做“快樂視播”APP的公司,落腳點在江蘇鹽城。這意味著,容不得喘口氣,更沒有時間吃飯喝水,民警們又將案件開展到了下一階段。

  當王翔一行開車前往鹽城時,送別他們的是王喜笑嘻嘻的打趣,“兄弟們,我就不陪你們咯,不然回去該獨守空房咯!”王喜原本計劃3天的行動,硬是被“拖”了一周,他的妻子已經發出了最后通牒——“再不回來別回來了!”

  當然,這并不會是王喜的最后一次抓捕,也不會是最后一次被“通牒”。因為,這就是他們的日常。


极速飞艇开奖记录 时时彩走势图 抢庄斗牛牛 宝宝计划怎样申请账号 北京pk赛车20分钟一期 北京pk赛车app下载ios 中国足球竞彩网 百汇电玩城龙虎下载 二八杠怎么看生死门 江苏五分快三计划 不朽的浪漫输了20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