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速飞艇开奖记录
民商事案件收案數3個月減少500余件
在“楓橋經驗”發源地的這家法院,“浙江ODR”已成解紛利器

  諸暨的李大媽六十多歲了,不久前,她平生第一次因為欠款被人起訴到諸暨市法院。“錢我會還的,但是再給我點時間行不行”,李大媽很想去法院說明這一點,可無奈的是,她近期臥病在床。

  李大媽正發愁時,諸暨市總商會調解委員會調解員宣華聯系上了她,指導她在微信上搜索一款叫“浙江ODR”的小程序。按部就班,李大媽通過“浙江ODR”,在床上完成了和原告之間的視頻連線,并達成了分期付款的協議。

  “不僅可以視頻調解,還能有在線司法確認、案例評估等,功能多著呢!”諸暨70歲的明星調解員楊光照現在也和小年輕一樣成了“手機控”,摸索著ODR平臺的各種用法,“遇到法律難點,我們調解員可以向平臺咨詢,每一起案例都有評估分析,能幫助我們精準調解。”

  這個神奇的ODR平臺,其實就是“在線矛盾糾紛多元化解平臺”,集咨詢、評估、調解、仲裁、訴訟五大服務功能于一體,如今已成為我省矛盾糾紛化解的一大利器。五十多年前,諸暨創造了聞名全國的“楓橋經驗”:小事不出村,大事不出鎮,矛盾不上交。時間的洪流不僅沒有將“楓橋經驗”淹沒其中,反而通過技術創新和流程再造,賦予了它更加豐富的內涵。

人在外地過不來?視頻連線調解就搞定

  今年35歲的宣華在一群“老娘舅”中年紀并不算大,但早已經是商調委的主力軍之一。

  宣華手上大部分的調解案子是引調案子,也就是當事人到法院起訴的民商事案件,符合調解條件的,會由法院引導過來調解。

  有個江西人在諸暨承包了一個建筑施工工程,因為款子收不回而訴至法院。案子引調到了商調委。“原告要跟著工程隊全國各地跑,很難抽出時間來諸暨調解。”宣華說,其實被告是愿意付款的,因為賬目問題才拖延支付,“前后打了幾十個電話,約了4次,才成功把雙方都約到商調委簽署調解協議。這次調解足足拖了兩個星期。”

  這是5年前的案子了,如果擱現在要多久呢?宣華笑著說,可能只需要2天吧。

  2017年11月開始,諸暨市多個調解委員會陸續在ODR平臺上線,諸暨市法院為此專門開設培訓課,立案庭法官陳建麗和同事們“手把手”地教調解員們平臺的操作方法。宣華和同事們都在平臺上注冊了調解員賬號。

  去年,ODR平臺又創新推出了微信小程序版本,這樣一來,就算沒有電腦,通過微信進入也能實現隨時隨地的調解。“有了這個平臺,我們律師可以利用碎片時間參與進來。”浙江浣紗律師事務所主任金順新高興地說。

  平臺運行以來,全省僅律師參與調解的復雜案件就達5801件,調解成功率達60.12%。諸暨僅律師參與調解的復雜案件就達416件,調解成功率達48.07%。

案件應該怎么調?上平臺查一查就知道

  在諸暨,楊光照是一位明星調解員,這得益于他從事20多年群眾矛盾調解工作的豐富經驗。他是紹興楓橋鎮的老民警,熟悉的人親切地稱呼他為老楊。楓橋派出所里的“老楊調解中心”是由社區民警參與、特邀調解員輔助、志愿者聯動的組織,是諸暨品牌調解室。楊光照是其中的老大哥。

  近年來,老楊明顯感覺和20年前相比,群眾訴求正在發生急劇變化,“很多調解工作要成功,需要專業的法律法規的知識,我們想做好的話,需要不斷學習,跟上群眾這種需求變化。”于是,“浙江ODR”的案件評估功能,成為了老楊調解的“法寶”之一。

  當事人周某在開車傾倒垃圾時,碰到店口鎮的陳某插隊。周某不忿,下車討說法。陳某不爽,一拳打了過去。周某被打后,轉身從車上翻出一把鐵鍬,揮了過去。見周某用上了家伙,陳某從車里拿出了榔頭……最終,陳某被打斷了4根肋骨。

  事后,周某提出愿意支付4萬元賠償金,但陳某卻咬定6.5萬元不松口。事情到了老楊調解中心。

  “打架”“斷肋骨”,楊光照在“浙江ODR”輸入這些關鍵詞后,查詢到了幾個相關判例,心中馬上有了判斷。“打斷4根肋骨,傷情嚴重,如果構成10級傷殘,按照規定要賠4.5萬元。再說,對方肋骨斷了需要長時間休養,這誤工費你得出。當然,打架這件事對方也有錯,還有商量的余地。”楊光照對周某說,“所以,我看5.5萬元怎么樣?”這個方案很快得到當事雙方的認可。

  “楓橋經驗”走的就是群眾路線,“靠的是人民,為的是百姓”。在諸暨,“楓橋大媽”“紅楓義警”“藍天救援”“詹大姐幫忙團”“愛心螞蟻志愿服務社”“鄉賢參事會、議事會”等一大批社會組織成為了社會治理的重要力量,并形成諸暨多元共治的社會治理格局。

  如今,這些力量被統一編排進了“浙江ODR”,匯聚起多元解紛力量。諸暨已建立起“黨政領導、綜治牽頭、法院主導、多方聯動”的大調解工作體系,包括13大專業調解機構、123家調解組織、384名人民調解員、42名仲裁調解員、30名辦案法官、105名律師調解員、56名法院專職調解員、3名行業調解員、59名行政調解員,已形成人民調解、行政調解、司法調解緊密銜接、協調聯動的分層遞進式多元調解工作格局。

  “浙江ODR”運行1年多來,諸暨市法院引導當事人和調解機構主動上線化解矛盾糾紛達59.97%,今年第一季度民商事案件收案總量同比減少500余件。


极速飞艇开奖记录 时时彩最精准人工计划 六年级通比方法 红马管家订烟软件下载 熊猫麻将游戏官方下载 11选5前三组选万能6码 pk10和值稳赚法 赌3个色子猜单双技巧 老时时彩历史开奖记录 手机怎么玩快速时时 宝贝全计划